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辽宁35选7直播: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

2018-06-23 18:50:02  来源:辽宁35选7app  作者:萧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辽宁35选7app www.n9i7w.cn 640-89.jpeg

  现代物理学早已证明:物质不能脱离“物质场”;物质是实物态物质和场态物质的两极对立相互渗透;“物质场”也是物质。

  与此同理类似:阶级社会也不能脱离“剥削阶级场”;剥削阶级也是其实物态(经济形态的剥削阶级)和场态(意识形态的剥削阶级)的两极对立相互渗透;“剥削阶级场”也是剥削阶级。

  关键的问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是否也是不能脱离“剥削阶级场”的阶级社会?对这一问题的不同回答,关系到能否客观认定和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进而关系到社会主义国家能否走出普遍性、颠覆性的“社会主义历史局限误区”。

  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流观念往往认为: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剥削阶级被基本消灭了,社会中还存在阶级差别,但不存在一个剥削阶级。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社会不是阶级社会,阶级矛盾当然不是社会主要矛盾。

  然而,百年以来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严酷现实,却对此作出了完全否定的回答:绝大多数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完成了阶级分化和资本主义私有制占主体地位的蜕变(有的甚至买办、卖国势力和黄赌毒黑恶势力已经坐大成势)。这说明,社会主义社会并未摆脱“剥削阶级场”,当然属于阶级社会。

  实际上,即便是正常的社会主义社会(不包括已经完成阶级分化和官僚集团占有制或私有制蜕化的官僚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摆脱“剥削阶级场”,从而必然地存在着剥削阶级——主要是资产阶级。不过,其资产阶级的存在方式,却具有显著的特殊性——以意识形态的资产阶级(“场态的、隐性的资产阶级”)为主,以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残余为辅(而资本主义社会的资产阶级的存在方式,则是以显性的、完整的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为主)。

  正常的社会主义社会,无疑仍然处于强大的“资产阶级场”中。

  其外部表现:

  市场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世界资本主义广义文化场的腐蚀诱迫,是社会主义国家滋长资本主义文化和汉奸文化的强大外因条件。

  其内部表现:

  (一)存在着顽强复苏中的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残余。

  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萌芽的雇佣劳动小生产,虽然在社会主义社会仍有辅助性存在的合理性,但其还有如同癌细胞那样的自发扩散性。这是新生资产阶级滋长的“癌细胞”。而资产阶级的复辟,则必须借助于雇佣劳动社会化的推进。

  还存在着地富反坏右分子和机倒把分子等。

  而关键在于,权力层还顽强地滋长着官僚主义者和贪污腐败分子(形成中的官僚资产阶级分子);官员队伍和特权牟利也处于自发超限膨胀的趋势之中。这使得社会主义国家机体存在着“肥胖肿胀和动脉硬化”的自发衰亡颓势和雇佣劳动社会化(资本主义私有化)“改革”的原始躁动。

  这说明,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虽然作为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被基本消灭了,但是,剥削阶级恶性肿瘤的被基本割除,并不等于阶级分化的癌细胞就被完全清除了。实际上,经济形态的资产阶级残余还处于顽强复苏的量变之中,它以隐蔽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继续占有着生产资料(例如,经济上的以权谋私和公有制向官僚集团占有制的自发蜕化趋势等等),发挥着隐蔽的剥削功能。而剥削功能的存在,是剥削阶级存在的经济标志。

  (二)存在着强势的意识形态的资产阶级。

  1、存在着千百万人习惯性的私有观念,官僚主义,形而上学,唯心主义等瓦解社会主义的非无产阶级世界观。

  这极易引发资产阶级思想文化泛滥,使得无产阶级革命虽然胜利夺取了行政统治权,但是若不能有效地进行社会主义公有思想文化革命,则不可能夺取无产阶级的思想文化统治权(反观历史,任何处于历史进步期的社会制度,要想在复辟与反复辟的长期阶级较量中站稳脚跟,都必须进行相应的思想文化革命。例如,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的上升期,尚且进行了纵跨数世纪的资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等。而社会主义要消灭一切私有制,则更需要长期进行无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否则,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之后的领导层,其非无产阶级世界观就得不到浴火重生地改造,就一定会利用特权先富起来,从而跳不出历史上农民革命的领导层胜利之后就蜕变成新的剥削统治阶级的历史轮回)。而私有观念文化占据着统治地位,社会主义国家的理论思维、政治路线、改革取向和法律法规等等,都会自发地向资产阶级价值观的方向退堕——其要害聚焦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真理体系进行去真理精髓的修正“创新”和异化“发展”。而理论堕落是社会堕落的开始,理论腐败是社会腐败的先导。这使得无产阶级大众民主文化机制很难发育,官权独大、民权畸小。而失去民权制衡的绝对官权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再加上用资产阶级价值观管理公有经济,从而必然引发内生的资产阶级复辟。

  资产阶级思想文化占据统治地位,必然导致新生资产阶级的崛起——这一社会主义社会演化的历史逻辑,已经为百年以来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严酷现实所广泛印证。而那种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普遍性严重挫折,归咎于所谓“计划经济的超前、空想”和共产党的高度集权,则完全是非辩证唯物史观的谬误。

  2、存在着无孔不入的资产阶级法权。

  对于大海般的资产阶级法权,社会主义国家既要适当利用其辅助的积极性,又要有效遏制其致命的消极性。

  例如,资本与劳动力商品等价交换的资产阶级法权,以资本与劳动力成本之间交换的形式等价掩盖着资本无偿占有劳动力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本质不等价。这一法权在封建社会末期的扩张,具有社会进步的积极意义,它推动着雇佣劳动向社会化方向发展,引起了资产阶级革命,最终摧毁了腐朽的封建主义制度。当社会告别蒸汽机生产力时代(自由市场经济时代),进入电机内燃机生产力时代,生产力的进步就基础性地决定着国家垄断市场经济时代(即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到来。在这一时代,资本与劳动力商品等价交换的资产阶级法权,已经变成主要是发挥落后消极作用的因素。尤其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这一资产阶级法权虽然还能发挥辅助性的积极作用,但是它的社会化扩张所起的主要作用,却是瓦解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基础。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化“改革”,就是这种资产阶级法权绑架国家意志和权力、强力推进雇佣劳动社会化(劳动力商品化,劳动者奴仆化)的过程。

  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既适当利用、又严格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同“资产阶级场”的强势俘获进行持续有效的阶级斗争——而这就内在地要求,必须树立辩证唯物史观的阶级观。

  可以说,列宁奠定了“阶级”概念的经济内涵,而毛泽东则进一步揭示了阶级的意识形态内涵,完善了马列毛主义的辩证唯物史观的阶级观。

  但是,长期以来,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主流观念却习惯性地认为,划分阶级及其势力,经济是唯一标准,若引入意识形态因素,则主观随意性大,是“极左”的表现。其实,辩证的阶级划分,既反对经济标准的绝对化(机械唯物史观——“阶级斗争熄灭论”的理论根源),也反对意识标准的绝对化(唯心史观),而是主张以经济标准为基础性决定因素,以意识标准为统帅性决定因素,形成经济和意识相互渗透的辩证标准。

  而不理解辩证的阶级观,就不会真正掌握辩证唯物史观这一政治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就会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分化和意识形态资产阶级的强大俘获作用熟视无睹,就会沉湎于先富和安乐,丧失革命的忧患意识;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很多无产阶级革命家在经济上出身于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却属于无产阶级,而向忠发和赫鲁晓夫等叛徒在经济上出身于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却属于资产阶级;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不少官员及其子弟,出身于劳动阶级或革命家庭,而后来却蜕化成“红色贵族”;就会把毛主席关于共产党内有资产阶级(尤其是意识形态的资产阶级)的真理论断,当成“极左”进行嘲笑和诟病。

  (三)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分化,可以全力遏制,但不能完全消灭,必须高度警惕。

  社会生产力的不同发展阶段,基础性地决定着阶级的产生或消亡。而社会主义社会则仍然存在着阶级分化的生产力根源?!舅?ldquo;生产力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就是说,生产力并非直接决定社会形态,而是通过生产关系、政治和意识等因素间接地发挥着决定作用;但不管其决定作用如何间接,如何被扭曲,都否定不了生产力作为第一推动力,是根源性的、最终的决定因素,也就是恩格斯所说的“归根到底”的决定因素?!?/p>

  阶级分化、剥削和私有制的产生和演化,源于存在着充分必要的社会条件:一是生产力已经能够提供剩余产品,但还不能提供在全世界范围内实行“按需分配”的剩余产品。二是人们存在着争夺生存私利、生存条件的自私观念行为。

  除原始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外的所有社会,都满足阶级分化的社会条件。所以,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包括社会主义社会——必然都是阶级社会。

  阶级社会的主要矛盾,只能是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矛盾。所以,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还是毛主席说得对: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首要表现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争夺统治权的阶级斗争)。

  正确认定和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有效遏制阶级分化,不但是必需的,而且是可能的——毛主席已经发现了唯一的制胜路径——“大众民主和大众政治则是保障私有制不再复活的根本政治制度。所以,在经济上消灭私有制,在政治上实行大众民主,才是新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才是完整的马克思主义,才是马克思和毛泽东本人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张宏良:社会主义复兴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唯一途径》)【从一定角度上可以说,无产阶级大众民主政治,就是广泛而深刻的群众路线?!?/p>

  当然必须承认,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内,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完全消灭阶级分化。这是由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存的历史时期内的生产力状态(能够提供比较丰富的剩余产品,但却不能满足世界性的“按需分配”)所最终决定的。

  固然,只有大力发展生产力,才能实现共产主义,最终消灭阶级分化。但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历史时期内的世界生产力状态区间内,无论如何大力发展生产力,都不可能消灭阶级分化的孽根(“远水救不了近火”)。而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陷入的就是“取远水救近火”的经济主义历史局限——在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不再进行思想文化的社会主义改造(即无产阶级思想文化革命——关键是权力层带头与私有观念决裂的自我继续革命),而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任何社会都是政治之“纲”统帅经济之“目”。社会主义社会的最高政治问题,是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谁胜谁负的问题。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纲领,就是主要追求金钱、利润和GDP,而边缘化是非黑白的“猫论”,突出的是长官意志和资产阶级价值观的统治,也就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统帅,故其在埋头抓经济的“充分理由”下,实质上否定的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帅),则必然导致复辟雇佣劳动生产方式的市场化“改革”,使阶级分化和两极分化以不可阻挡之势瓦解新生的社会主义。所以,以经济建设为统帅来建设社会主义,实在是陷入了纲目颠倒、南辕北辙、为中外资产阶级作嫁衣裳的战略性误区!

  百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也充分印证了:很多社会主义国家衰败灭亡的主要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生产力相对落后和“计划经济超前”(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基础上,通过计划经济实现了独立自主和相对繁荣兴盛,而当生产力比较发达了以后,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反而却蜕化变质,以市场化私有化“改革”自我瓦解公有制计划经济基础,以至亡党亡国了);而是因为,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尚未有效进行公有思想文化革命(思想文化的社会主义改造),大众民主文明制衡机制很不发育(边缘化群众路线和民主集中制,热衷于官僚精英主义的决策设计),使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贪腐享乐之风日渐强盛,以致阶级分化和两极分化势不可挡。

  不过,网络时代社会生产的不断智能化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充分全球化,却基础性地决定了,新一轮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必将在世界性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中再度崛起。

  只是,这是一轮更为高级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其高级就高在: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极端低潮的惨重历史教训,正在转化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对毛泽东主席率先为新生社会主义的升级换代所开拓出的唯一生路——大众民主社会主义的广泛而深刻地认同。

  总之,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只有大众民主才能救社会主义。而边缘化大众民主,“资产阶级场”和阶级分化必将以不可阻挡之势逐步瓦解公有制、摧毁社会主义!——这应该是首轮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付出惊天代价所取得的最大经验教训。

  【2018年6月22日】

相关文章
  • 世界献血者日 近距离接触一袋合格血的成长历程 2018-12-13
  • 上饶经开区36个项目集中开工 总投资77.1亿元 2018-12-13
  • 为生活外出奔波,留守老人与儿童,两地居住是租还是建? 2018-12-13
  • 结了婚的90后,都过得怎样了? 2018-12-12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8-12-12
  • 《中直党建》2018年第6期 2018-12-12
  • 排污许可制改革持续推进(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8-12-11
  • 百度发布“小度智能音箱” 蔡康永代言尝鲜价89元 2018-12-11
  • 中国空间站国际合作:国之大者当如是 2018-12-10
  • 2022年冬奥会筹备进行时 2018-12-10
  • 陕西那些事儿——西部网 2018-12-09
  • 联播快讯:朝美官员就领导人会晤进行最终协调 2018-12-09
  • 搞砸两岸关系致水果销路不畅 台果农痛批民进党当局 2018-12-09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8-12-08
  • 千万别犯罪!细说警用大杀器!凤凰军机处 2018-12-08
  • 540| 662| 75| 99| 309| 52| 348| 940| 285| 899|